“原谅色”是怎么来的?看完后,你一定决定原谅它

编辑:徐冰鑫    来源:印象笔记   2018-06-19

分享

今天给大家科普一下“原谅色”是怎么来的?在现代人的心里,绿色代表自然、生长、和谐、新鲜、环保、安全、能量等等。绿色在人类历史上到底经历过些什么?

回溯一下绿色的应用史,你会发现它能爬到今天这个流行色的地位,真的是太不容易了。因为无论是在古今中外什么时候,绿色几乎都是到处不受待见,可谓一路历经坎坷

中国文化传统中

绿色在古代中国,绿色是个“间色”。在古代中国人看来,世界是由青、赤、白、黑、黄五种颜色组成的,分别代表五行里的金、木、水、火、土。《周礼·考工记》记载:“东方谓之青,西方谓之白,南方谓之赤,北方谓之黑,天谓之玄,地谓之黄。” 这五种颜色被叫做“正色”。在这五种正色中,其实包含了现代色彩理论中的红黄蓝三原色,再加上黑白两色。这里面,没有绿色的份儿。

比方说,秦国就尚黑。皇帝的朝服是黑色(玄色)的,旌旗也是黑色的。

电影《英雄》剧照

清代贵族有“八旗”,用的也都是正色:“正”黄白红蓝和“镶”黄白红蓝。

满清八旗

清代倒是有绿骑兵的,但是这是一支由汉人组成的军队,被排斥在八旗之外,自然身份卑微。关于绿色是贱色的历史,甚至可以追溯到《诗经》。《诗经·邶风·绿衣》有词:

绿兮衣兮,绿衣黄里。

心之忧矣,曷维其已!

绿兮衣兮,绿衣黄裳。

心之忧矣,曷维其亡!

意思是,绿色外衣,黄色里衣,上衣绿色,下裳黄色。这首诗在唐代的孔颖达和宋代的朱熹看来,黄色是正色,现在你却把正色穿在下面、里面,绿色穿在上面、外面,尊卑颠倒了!

影视剧中的绿色外穿

宋代朱熹《诗经集传》:“庄公惑于壁妾,夫人庄姜贤而失位,故作此诗,言绿衣黄里,以比贱妾尊显.正嫡幽微,使我忧之不能自已也。”

“绿帽子”是怎么诞生的?

在中国的很多朝代,最金贵的颜色是黄色。不论是黄色的帽子还是衣服,平民是不能随便穿戴的,穿黄戴黄要杀头的故事在影视剧中常常见到。

电影《满城尽带黄金甲》剧照

“朕给你的,才是你的,朕不给你,你不能抢。”

在唐代的官制中,百官之服,三品服紫,四品绯,五品浅绯,六品深绿,七品浅绿,八品深青,九品浅青。六品以下的主色是绿色和青色。可见这个颜色的地位。

白居易被贬为江州司马,官列九品,《琵琶行》诗中用“青衫”指代自己。在《忆微之》诗中,他说:“折腰俱老绿衫中”,年纪大了,而他还在低微的绿衫行列中。意思是官位低微。不过,不管怎样,这个穿绿色官服,好歹也是一个”官“。

那么,绿帽子又是怎么回事呢?

春秋时期有这样一个风俗,“典卖妻女以求食者,绿巾裹头,以别贵贱”。

唐代的封演在他的《封氏闻见记》中记载:李封当官的时候,低级官吏犯罪时,不杖刑了,让他裹绿头巾,侮辱他。(“李封为延陵令。吏人有罪,不加杖罚,但令裹碧头巾以辱之。”)

爱尔兰每年3月17日要过圣帕特里克节

绿色在西方历史上的待遇也不好,首先,专家们在研究古希腊时期的语言时发现,古希腊人有关颜色的词汇很单调,只有白、黑、红三色,对蓝色和绿色的描述几乎没有。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们没有看到满目的草地和树吗?

这个疑问纠结了人们好多年。19世纪的历史学家和眼科医生们认为古希腊人可能是有眼疾,看不到蓝绿色。这种说法后来被纳粹德国利用到他们的“人种优越论”里。

后来法国学者米歇尔·帕斯图罗在他的新书《绿色的历史》中提出了颜色的地位与意义是由社会给予的。在他的观点里,古希腊语言种缺少对蓝色和绿色的描述,不是因为色盲,而是这两种颜色是“二等颜色”。古希腊人根本就是耻于提及这两种颜色。

到了古罗马时期,待遇好了一点。在古罗马人使用的拉丁文中,有不少绿色相关的词汇。但是,那时候绿色还是低等色,它被和“善用绿色词汇”的日耳曼人联系起来。

在古罗马时期,有一项上至贵族下至平民都很喜欢的体育运动,就是大家分阵营派战车出战,每个团队有自己的一个颜色。到古罗马帝国后期,只剩下两支队伍,一支是代表元老院和贵族的”蓝队”,一支是代表平民的“绿队”。

不过,有个人例外,他就是古罗马著名的皇帝尼禄,他特别热爱绿色。有意思的是,尼禄是个喜怒无常的人,因此,绿色也被认为是个“不稳定”的颜色。

美术生眼中的尼禄

现在英国的参议院里,议员们坐的椅子也有两个颜色,一个红色,一个绿色。红色椅子都是贵族把持,绿色椅子则是平民普选。能将阶级做到如此分明,大概也就英国了。

英国上议院,又称为“红厅”

有毒的绿色

曾经的死亡色

说起英国,在英国历史上,有过一段绿色杀人的历史。更有意思的是,当科学家们忠告绿色杀人之后,民众居然完全不听,依旧穿着最时尚的绿色毒衣,招摇过市。

维多利亚时期,浪漫主义兴起。绿色作为自然的代表色,瞬间红了起来。那个年代,绿衣服十分流行。尤其是有钱的贵妇,纷纷以有绿色礼服作为有钱、时髦的象征。

但是在当时的欧洲,绿色是一种十分不好提取的颜色。最早用植物染料,往往穿在身上没多久,就染到自己身上了。要么,时间一长,衣服褪色的褪色,变色的变色。一条颜色纯正的祖母绿的裙子,对当时爱美的女性来说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于是,1814年,德国施韦因富特市一家名为 的服装公司研发出了一种新型的绿色染料。这个绿色被叫做Emerald Green(巴黎绿),当时的人们称赞它如绿宝石一般美丽。

不过,当时谁也没有在意,这染料里面含有剧毒——砷,也就是我们俗称的砒霜。

在那个年代,砒霜都不算是毒药。那些贵妇为了保持面色红润,甚至还会吃下少量的砒霜。所以用巴黎绿染成的衣服大受欢迎。但你能想象将浸有毒药的衣服穿在身上吗?如果手不小心被划破或者其他损伤,毒物入侵得更快。那些长时间接触砷的皮肤很容易得疥藓和溃疡。严重的砷中毒会呕血、肾衰竭直至死亡。

科学家和医学家们发现了问题所在。他们呼吁人们不要穿这种绿衣服。但是,爱美心切的时尚女性并没有听取他们的意见,依旧我行我素。那时候的女士们穿衣服是里三层外三层,夹层的衣服阻挡了毒素的入侵,所以毒性没有一下子马上入侵人体。穿绿色衣服,就是慢性自杀。

在舞会上,与她们共舞的男性也难逃厄运。有人做过一个统计,20码的绿色布料(礼服的布料量)里面含了900格令(英美制最小重量单位,等于0.0648克)的砷。和身穿绿裙子的女人跳舞,一晚上从布料上会散发出来至少60格令的砷。当时有漫画嘲讽,身穿绿色裙子的女人被称为杀手,和她们跳舞,被称为“死亡之舞”。

那么,现在的绿色染料是否还有毒素呢?

有一种叫Malachite Green的绿色,毒性很大,据说至今还在被使用。香奈儿的工作人员说,服装业制作者不喜欢绿色,而且不是因为迷信。细思恐极!

为绿色正名

回归流行色

随着现代轧染技艺的发展,绿色终于等到为自己正名的时候。十九世纪末的欧洲,被冠名为“尼罗河绿”的流行色突然爆红,作为淡绿色的代表,印染在各种时尚的布料上。

随后的电影也出现了迷恋绿色的设计,对于绿色的运用,最著名的便是希区柯克。他为每一位镜头下的缪斯女神,都穿上了淡绿色的衣裳。你甚至只需从海报上的金发绿衣女人,就能猜出这是部希区柯克的电影。

王家卫的电影,绿色也经常作为主角登场。不单单是张曼玉身上的旗袍,在许多场景上,墨镜王与杜可风都会为画面蒙上一层绿色的滤镜。这种创意前卫的美学设计,贡献出许多令人难忘的镜头。

随着环境保护观念的回归,绿色,也越来越回到自然的本意。许多企业或球队标志也开始启用绿色作为主色调。“其实,每一种颜色都有一段非常有趣的历史。每个时代的文化、习俗与审美,甚至一些统治者的喜好,都引导着一波又一波时代的潮流。”

如今再提起绿色,我们脑海中的第一反应已经不是女巫或者中毒。而会是雪碧绿箭,而会是凯尔特人队。

跨过历史的时间长河,绿色终于摆脱了旧有的偏见,迎来全新的舞台。


便民服务
友情链接
   人民网    新华网    新华网吉林分网    央广网    央广网吉林频道    中国广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