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2017 >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 > 新时代新征程

重塑中国经济脊梁

编辑:李晴    来源:光明网   2018-01-06

分享

  从长江的角度看舟山,舟山是一个末梢,但从海洋的角度看舟山,舟山是一个起点。

  它既连接着大陆与海洋,又是长江黄金水道与南北海运大通道的T型交汇点,也是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与“一带一路”建设的交叉点。习近平总书记2015年赴浙江调研,首站便选了舟山,而他在担任浙江省委书记期间,更是13次踏足此地,对舟山的未来、浙江的未来,甚至整个中国海洋经济的未来做出规划与期许。

  从这座背靠大海,面向大江的城市开始向上游回溯,特色各异的沿江城市群共同构成了高质量的发展叙事。

  协同

  让我们聚焦舟山港边的一艘船。

  长154米、宽24米,吃水9.1米、载重量2.2万吨,蓝体红底,这艘叫作江海直达1号、正在进行最后安装调试的大船看起来平淡无奇,却因为既能通江又能达海而注定写入中国造船史。

  这是继江船、海船标准后,按照第三套江海直达标准建造设计的船舶。“我们都知道自己正在干的事将创造中国之最。”舟山增洲造船厂江海直达1号轮机技术员张凯源自豪地说。

  过去万吨以上的船舶船体因为桅杆过高,一到南京长江大桥就只能望桥兴叹,而未来,江海直达1号将从舟山出发,穿过南京长江大桥,沿着长江水道一路到达马鞍山等长江沿线港口城市,一路无须减载装卸。

  船体中暗藏着玄机:“最大的不同在于可倒式雷达桅。通过油缸的液压,在过大桥的时候放倒,过了大桥油缸装置再自动把雷达桅顶起来。”江海直达1号检验经理蒋建平这样描述。

  在人们印象中,一艘艘拖着一长队的平板船的拖轮行驶在长江之上,一节又一节,冒着黑烟,扬着粉尘。从海上运来的货物便是通过这样的驳船一次次转载到目的地。而江海直达1号投入使用后,这样的场景将一去不复返。舟山市港航管理局江海直达船舶工作组组长俞展伟表示,江海联运实现后,将缓解长江水上交通拥堵,变三程运输为二程运输,减少煤炭等大宗散货在沿岸装卸中的逸尘现象,成就一条绿色联运的长江。

  中欧班列也值得一再书写。2017年12月28日,伴随着汽笛声响起,全国第一班启动铁水多式联运的中欧班列——东风120338号列车从重庆果园港缓缓驶出站台,开往11000公里外的德国杜伊斯堡。“果园港的投入使用,真正实现了中欧国际铁路通道与长江黄金水道之间的无缝衔接,将使长江经济带的发展更上一层楼。”重庆港务物流集团副总经理黄继感叹道。

  此前,渝新欧班列是从重庆团结村铁路始发站出发开往欧洲的。而从重庆保税区果园港距离团结村尚有近40公里的距离。这意味着通过长江逆流而上的货物想要搭上渝新欧班列这班快车,必须增加每标箱1000元的汽车转运费用。“不仅增加了金钱成本,而且时间上还要多耽误一天来卸货、编组,甚至散货拼箱。”黄继说。

  长江航运局副局长闻新祥也用数据印证江铁联运的便利性:“成本可以比公水联运下降20%~30%,江铁联运比例每提高1%,区域整体交通运输效率可提高10%。”

  正是江海、江铁联运,甚至未来基于长江更多方式的联运,将长江经济带沿线城市连成线、串成行,成为协同发展的“共同体”,构筑起中国经济地理的横轴;也正是江海、江铁联运,使丝绸之路和长江黄金水道得到了最大限度的互联互通。

  创新

  目光转移到长江沿线的另一座城市,安徽合肥。

  “请打开窗帘。”随着讲解员隔着3米距离发出指令,窗帘缓缓打开。当大家还在为语音控制智能家居而惊叹的时候,科大讯飞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张友国却挥挥手说道:“这不算什么,我们已经与华南理工大学联合研发更先进的脑电波控制家居。”

  这意味着不用声音,只要用意念就可以操控家居设备。在2017年11月讯飞年度发布会上,中科院院士张旭现场验证了这项“黑科技”。当张旭随机抽出“打开空调”的指令之后,一位穿戴头盔和特制外套的演示者对着墙壁全神贯注地思考了一会儿,大屏幕显示家居语音后台接收到了脑电波指令,随即完成了相应的操控步骤,空调打开。

  而在2017年早些时候,讯飞研发的机器人“智医助手”以456分的成绩轻松越过360分的分数线,通过了2017年国家临床执业医生资格笔试评测,在安徽两万多名考生中排名前100位。

  依靠自主创新,科大讯飞从一个在校大学生创业企业,发展成为人工智能核心技术领先全球的高科技企业;同样依靠自主创新,合肥从一个家底薄弱、默默无闻的中部城市陡然发展加速,成为长江经济带耀眼的创新高地。

  量子信息国家实验室、超导核聚变中心、天地一体化信息网络合肥中心、联合微电子中心、离子医学中心,依托中国科学院、中国科技大学,合肥有了数个世界第一;打通产学研,这个总书记口中的“创新的天地”塑造了更多创新驱动的引领型发展。

  创新正在为长江经济带的发展凝聚新的动能,现代产业走廊雏形初具——四川、贵州等上游省份的电子信息、大数据和智能制造产业后发赶超;两湖、江西等中游城市群加速布局光纤光缆、机器人、新能源汽车等新兴产业领域;长三角地区,以生物医药、人工智能、量子通信为代表的高精尖产业取得重大成果。

  升级

  长江机械有限公司的厂房里,工人李岩正拿着专业的检测设备,对手中的主转毂内缘直径进行抽检。“标准是在52.98毫米到53.01毫米之间,如果超出这个范围就不合格。”他抬头看了一眼贴在工作台正前方的作业指导书,精确到0.01毫米的数值被清楚地记录在上面。

  李岩手里的这些零件,是汽车传动系统的关键零部件,主要为大众、本田等汽车品牌服务。近年来,随着一些全自动化设备的进入,在提升生产效率的同时,成本也将进一步得到控制。“以前每台机器都需要一个人来守,现在一个人可以看3到4台机器。”长江机械厂副总张诚说。

  泸州市发改委副主任张毅贤介绍,长江机械有限公司是泸州实施“退城入园”后,进入机械装备产业园的50多家机电企业之一,通过政府的要素保障和政策扶持,产能已经从2014年的2000多万元提升至2017年的近5亿元,同类产品市场占有率中国第一、世界第二。

  2016年3月,国家发改委与科技部、工业和信息化部联合印发《长江经济带创新驱动产业转型升级方案》,以创新驱动、转型升级促进长江经济带提质增效和绿色发展。就在同一年,泸州高新区被国家发改委确定为长江经济带国家级转型升级示范开发区,承担着泸州产业升级的发展重任,其中入驻机械装备产业园的长江机械有限公司,正是长江经济带制造业由“制造”向“智造”转型升级的代表。

  坐拥邻江的便利条件,长江沿线和周边地区在几十年的发展中布局了很多化工、钢铁、石化、建材等企业,仅以化工企业为例,长江沿岸及周边地区就超过40万家,产量占全国的46%。在“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新发展理念下,推动传统产业整合升级,依托产业基础和龙头企业,整合各类开发区、产业园,引导生产要素向更具竞争力的地区聚集成为当务之急。

  这就像一种提醒:长江经济带要下一盘大棋,下游地区需要积极引导资源加工型、劳动密集型产业向上游转移,打破地域观念和各自为营的理念,积极探索多种形式的产业合作模式,共同开拓市场和发展空间,真正实现协同、创新、升级,重塑中国经济脊梁。


便民服务
友情链接
   中国网信网    中国广播网吉林分网    中国日报网吉林频道    三项学习教育    北京广播网    国际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