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2014 > 说古谈今游在吉林 > 脚步游在吉林

走进松原:黎明之前的大金国

编辑:吉林广播网    来源:吉林广播网   2016-04-28

  公元1185年,金王朝第五世王完颜雍,为纪念金太祖完颜阿骨打誓师起兵反辽、得胜建国,而在松原扶余境内设立了一座“大金得胜陀颂碑”。经历了八百多年的风吹雨打,如今,这座石碑仍然矗立在广袤的北方原野上。


    《史记·孔子世家》中记载了这样一则故事:在春秋战国时期,某年春天,一群隼鸟飞到陈国宫廷的上空,突然,有两只被箭射中的隼鸟落在了廷前的院落里,在他们的伤口上挂着一只一尺多长的楛矢石砮。楛矢石砮,是用长白山区的楛木制作的箭杆,和用松花江里坚硬的青石磨制的箭头。


    当时,陈湣公不知楛矢为何物,于是四处找人询问。这时,周游列国的鲁国司寇孔丘正巧来到了陈国,陈湣公听闻孔子学识广博,便派人去请教。孔子说:“这群隼鸟从很远的地方来,鸟身上的楛矢是肃慎人所造。过去周武王灭殷,国势强大,鞭及九夷百蛮,四方属国都曾向周王室朝贡,楛矢石砮就是北方肃慎部的贡物。周武王曾将这些楛矢赐封给异姓诸侯们,以示恩惠。在陈国的仓库里,应该也会有此物。”


    不出孔子所料,陈国人果然在国库的金柜里找到了一支一模一样的楛矢。应该说,楛矢石砮不光是肃慎人射击野兽的利器,也是发源于东北的肃慎民族在中华历史中的开户之作。

  先秦时代山水相连的东北大地上最早形成了三大土著族系,包括东胡、秽貊和肃慎。在中华几千年的帝国文明史中,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历史政权是由东北发展起来的少数民族建立,在这些少数民族之中,从不缺乏叱咤风云、勇武盖世的英雄豪杰,但唯有肃慎氏做到了源远流长、贯穿始终。肃慎族战国之后称挹娄,北魏时称勿吉,隋唐时称靺鞨,五代时称女真。


    清初,皇太极改女真为满洲族,即今日简称的满族。从靺鞨部的渤海国到女真人的大金国,再到满人创立的清王朝,在数千年的历史长河中,肃慎族的辉煌业绩曾三次照亮华夏大地。

[SITESERVER_PAGE]


    肃慎部生活的大体位置是在长白山以北,松花江、黑龙江、乌苏里江三江流域附近。到了隋代,靺鞨部分成了七大部。其中粟末部建立了著名的渤海国。而位置最北的黑水靺鞨逐渐发展成了女真民族。女真部曾臣属于渤海国,等到辽朝攻灭渤海国后,契丹人收编了南方的女真族,称之为“熟女真”,而与其相对的北方女真则被称为“生女真”。

   

  为了维护阶级利益,满足贵族王室愈加奢侈的生活,辽朝统治者对于其治下各族人民的剥削的残酷性也越加深重。当时,生产力水平还较为落后的“生女真”各部,所受的压迫尤为野蛮。除了每年照例出纳名马、北珠、貂皮等贡物之外,他们还要忍受着数不尽的徭役和欺侮。


    “海东青”是出产在乌苏里江畔的名鹰,它们尖喙利爪,雄健异常,能捕捉大于自身数倍的天鹅。辽国王室、贵族对“海东青”极为看重,甚至专设了鹰坊子弟以蓄养“海东青”。为获取这种名鹰,鹰坊子弟每年要带甲马千余,经女真完颜等部,到“五国部地区”抢夺。每年辽朝派到女真各部的银牌天使络绎不绝,他们到处勒索财物,胡作非为,引起了女真部族的愤怒,一颗仇恨的种子在女真人心中深深埋藏。


    辽朝末年,辽帝依然保持着契丹族骑射善战的传统经济生活,转徙随时,车马为家,也照例在每年春季带着宰相、大臣、文武百官、护卫军士和鹰坊子弟来到今吉林省西部的大安、前郭一带,在冰上设毡帐,凿冰钩鱼,举行春捺钵活动。第一条鱼要由皇帝亲手钩,然后文武百官进行庆贺,大摆头鱼宴。在春捺钵的日子里,千里之内的女真族各酋长必须同来朝贺。在畅饮酣歌之中,行觐见之礼,以示敬服。辽国君臣也在这里观察动静,绥靖生女真各部。


    在辽朝的女真各部中,完颜部逐渐成为最强大的部族。他们以高价换取各种兵器铠甲,增强了自己的战斗力,并逐渐使周围的女真各部趋于统一,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

[SITESERVER_PAGE]


    史载公元1112年的春天,辽朝末代皇帝耶律延禧来到春州巡游时,兴致勃勃地在混同江捕鱼,并大摆头鱼宴。当地的女真各部也照例前来朝会。酒酣之后,天祚帝要求各女真酋长起身为他跳舞助兴,一位年青的酋长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竟辞以不能,让天祚帝恼火万分,后来在枢密使肖奉先的劝说下,僵局才稍加缓和。一场本是为笼络女真族各酋长的集会,却演化成了一场结怨的集会。这次头鱼宴事件,成了女真部起兵反辽的肇始原因,也成了辽金帝王对决故事的的导火索。

   

  那位年轻的酋长就是北方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完颜阿骨打。阿骨打是个性格刚强的人,一来,阿骨打对辽朝贵族对女真人民多年的欺侮早有不满;二来,已经兵强马壮的完颜部已经萌生了独立门户的决心。于是,一场声势浩大的反辽斗争在沉默中静静酝酿。


    在今天松原扶余徐家店乡石碑崴子屯东的一片沼泽地里,坐落着一通大金得胜陀颂碑。这里即是完颜阿骨打聚集族人在此誓师起义,终成大业的起点。今天,这片沼泽地蔓草丛生,水草丰盛,河川纵横,,既是品种丰富的鱼产区,又是多类水禽栖止的地方。

  公元1185年,在金太祖完颜阿骨打反辽成功的70年后,金世宗完颜雍经过这里,突发怀古之情,他感念其祖父十年征战的功绩,下诏在这里树碑建字,如今已有800年的历史。


    当年金太祖完颜阿骨打揭起反辽旗帜,选择此地兴兵聚将,可谓适地利之便。石碑坐落处四周皆为平原,西北两面有高达五十米的断崖环抱,形成了天然屏障,北临松花江,东据拉林河,凭江河之险阻。尤其此地恰是辽金边境接壤处,西距宁江州仅百里之遥,两军对垒,进可迅击,退可稳守。记者在这里凭地远眺,犹可想像当年金戈铁马,气吞山河的誓师场面。

[SITESERVER_PAGE]


    在头鱼宴受辱之后,回到本部的完颜阿骨打更加坚定了推翻辽朝统治的决心。他从此不再奉诏,并开始用兵征服其他女真部落。一天,阿古打和谋臣完颜宗翰、完颜希尹等人经过仔细研究,就此决定,联合其他部族共同出兵,征讨大辽。公元1114年阴历九月初十,女真人在涞流誓师,称兵西向,一场惊心动魄的反辽战争就此上演。


    这一天正值凉爽的秋日,在水鸟盘旋、清澈见底的涞流水畔,一场暴风骤雨就在这片祥和与宁静中蓄势待发。从这一天起,一个统治了中国北方近二百年的耶律家族将彻底告别和政治舞台告别;而一群勇敢、聪慧的女真人则走到了另一个王朝的黎明前夜。完颜阿骨打在涞流水西岸的草原上,聚集起女真族的勇士们,祭天地,祭祖先,祭帅旗,举行了闹热滚滚的反辽誓师大会。阿骨打站在土岗上,当众陈诉了朝廷的种种罪行和自己灭辽的决心,并大声对将士们说:“偌大事克成,复会于此,当酹儿名之。”情绪激愤的三军将士纷纷举起手中的兵器,连声高呼:“不灭大辽,我等决不收兵!”

   

  随即,女真大军在完颜阿骨打的统领下,正式起兵反辽,开始了为期十年的伐辽战争。他们一路向西挺进,星夜渡扎只水,天刚放亮进入辽朝地界,直捣宁江州。女真军连战皆胜,兵力骤增。


    公元1115年,完颜阿骨打在会宁正式称帝,建立大金国,是为金太祖。在称帝时,阿骨打对群臣说:“辽以镔铁为号,取其坚也。镔铁虽坚,终亦变坏,唯金不变不坏。”于是女真人便以大金为国号。

  金太祖即位后,接连攻克了出河店、宾州、咸州等辽国重镇,又举兵攻打辽朝的军防重镇黄龙府——即今天的吉林省农安县。天祚帝派二十多万骑兵、步兵前去东北戍防,结果,队形不整、丧失了斗志的辽兵被金兵大败。恼羞成怒的天柞帝亲自领兵七十万,来到黄龙府御驾亲征。金国将士的奋起抵抗,加上辽朝内部发生的动乱,迫使辽天祚帝下令撤兵,于是金兵乘胜追击,军连创辽军主力,赢得了重要的战机。此时,辽朝兵力已大部丧失,不满辽朝统治的其他北方部族,也纷纷起义,辽朝的江山已朝不保夕。

[SITESERVER_PAGE]

   

  1125年二月,金国大将完颜娄室在应州境内俘虏天祚帝,辽朝宣告灭亡。在长达11年、历经上百次战斗的金辽战争中,完颜阿骨打审时度势,以武力进攻与分化瓦解相结合的方略,纵横征战数千里,出奇制胜,逐个夺取辽朝重镇,终于攻灭辽朝,确立了金在中国北部的统治。1126年,女真人打败了北宋,从而占据了中国北部的大半壁江山,形成金、宋对峙长达一百二十年之久的历史格局。


    大金得胜陀颂碑为青石雕成,碑首呈长方形,顶部和侧面雕有四条盘龙,正面刻有大字篆书“大金得胜陀颂”六字,为金代书法家党怀英手笔,碑身刻有碑文800余字,正面为汉文,背面为女真文。前部分追述了完颜阿骨打在此地聚集兵马,传梴誓师的经过,后部分介绍了建碑的原委和颂赞帝业长久的四言骈体诗文。文字简练,顺理成章,字里行间大量引用了中国古代历史传说和传世经典文献中的语句及历史掌故。


    大金得胜陀颂碑是目前东北女真文碑刻文最多,保存最完整的一座,是研究金代历史,特别是研究女真文化的宝贵资料。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虽然在历史上屡遭创伤,但经历过多次维修并配合碑亭围栏加以保护后,现今的石碑仍保存完好。从而成了松原地区文物中的稀世珍品,光芒映射古今。2008年9月,扶余县对大金碑再次实施了最近一次的保护性维修,建大金得胜亭、大金展览馆各一处。得胜亭为三层八角塔形结构,游人可以从一层进入,直通亭顶,登高望远,一览保护区湿地风光。在得胜亭边,一座起脊歇山式仿古建筑——大金展览馆与其紧紧相依。

   

  矗立在我国北方广袤的原野上的大金得胜碑,经历了八百多年的风吹雨打,览尽了世间的岁月沧桑。它不仅记录了先人的历史功绩,也是女真人民奋起反抗的真实写照,同时还有力地说明,在我国北疆,由女真人创造的中华文化,谱写出了灿烂的历史篇章。

[SITESERVER_PAGE]


    松原所独具的“金王朝肇兴文化”,以及稍早出现的“辽帝捺钵文化”,是以契丹族、女真族传统渔猎文化为底蕴,广泛吸纳和融汇了中原农耕文化、城邦文化、治理文化,以及其他民族文化中的精髓而形成的特定时代和特定地域的典型化、个性化存在,它们曾代表了北方文明的高度和成长阶梯,是契丹和女真族对中华文化的重要贡献,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文化品牌是带动一个地区经济发展的不竭动力。松原市打造辽金文化节点与现有优势文化相融合,既能推动地区旅游事业快速发展,又能打造文化品牌,扩大对外影响力,不断加速社会经济的繁荣。这就是挖掘和弘扬历史文化的意义所在。从古到今,这片土地曾经历过耀眼的辉煌,也经历过衰落的沉寂。如今,他正焕发着生机,重新赢得世人的关注,未来的它将如何发展变化,留给人们巨大的悬念与期待。(完)

便民服务
友情链接
   中国网信网    中国广播网吉林分网    中国日报网吉林频道    三项学习教育    北京广播网    国际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