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2014 > 说古谈今游在吉林 > 脚步游在吉林

“春捺钵”与逐水而居的契丹王朝

编辑:吉林广播网    来源:吉林广播网   2016-03-30

    逐水而居,筑而为城,是古代先民的生存法则,也是古代城市的基本成因。坐落于东北屋脊长白山峰顶的天池是松花江的正源,这条清冽的江水自东向西流经吉林大地,至松原市绕成一个60度的急转弯,与嫩江及东流松花江交汇合流。

 

    松原坐落在美丽的松花江畔,松嫩平原南端,是吉林省下辖的地级市,位于吉林省中西部的松江和嫩江之间。想要了解这里的历史演变,最离不开的是一个“水”字。松原市内江河纵横,泡沼众多,尤以两道松花江、嫩江、拉林河、查干湖等“三江一河一湖”最为闻名。考古发现表明,早在13千年前,“查干淖尔人”就在查干湖畔靠水而居,生息繁衍。

 

[SITESERVER_PAGE]

    20世纪初期,伟大的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曾在著名的《建国方略》中提出在松嫩两江交汇处设立一个“东镇”作为东北枢纽城市的构想。“东镇”所指,就是今天的松原。


     由于地理位置重要,这片辽阔的水域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北方民族的英雄霸主们在这里上演了一幕幕叱咤风云的传奇。在历史上,最早眷顾和青睐这片土地的是始于唐末、并与北宋形成南北对峙格局的契丹王朝。建国之初,契丹族和当时北方的其他少数民族一样,处在由奴隶制向封建社会过渡的历史时期,由此,他们仍然保留着游牧民族自身的生活习惯。

    随着历史车轮的不断前行,部分契丹贵族意识到了中原农耕文明的先进性,在保留传统和创新求变两重意识形态交错的历史背景下,一种亘古未有的行政制度在契丹王朝被发明创立,这就是在中华文明史中独树一帜的“四时捺钵”制。

[SITESERVER_PAGE]

春捺钵——行走的皇城

    “捺钵”是契丹语的音译名词,意为辽帝出行所居之处的“行在”或“行幸顿宿之所”。作为一种活动习俗,它指的是辽朝皇帝在一年之中所从事的和契丹游牧习俗相关的营地迁徙和游牧射猎等活动。由于辽帝保持着先人在游牧生活中养成的习惯,居处无常,四时转徙。因此,皇帝四时各有行在之所。辽代不同时期四时捺钵的地区也有所不同,即所谓的“春水”“夏凉”“秋山”“坐冬”,合称“四时捺钵”。

 

    辽朝皇帝制定的“四时捺钵”制不同于历史上其他王朝皇帝的巡幸活动,它是整个中央政府和王公贵族群体的整体行为。捺钵之时,辽代的政治中心一直处于流动中,而捺钵的地点,也便成了辽朝不断行走的皇城。

[SITESERVER_PAGE]

    在今天吉林省西部的大安、前郭一带。辽时称长春州。这里河川纵横,水草丰美,是各种鱼类的多产区,又是水禽栖止之地。每年春天,辽国皇帝都要带领着文武百官和鹰坊子弟来到这里,在鸭子河、鱼儿泊的冰上搭建毡帐,凿冰捕鱼。

 
    辽朝皇帝所捕的大鱼是是我国淡水鱼中体重最大的鱼类——鲟鳇鱼,它是鲟鱼和达氏鳇两种鱼类的总称,曾在我国北方的黑龙江、乌苏里江和松花江下游、嫩江等水域多有分布。它起源于亿万年前的白垩纪时期,是与恐龙同时代的古生物。在每年举行的春捺钵仪式中,第一条鱼要由皇帝亲手钩钓,然后把众朝臣召集到一起,举办盛大的头鱼宴。

 

    从表面上看,春捺钵似是一种皇帝行幸的游乐活动,实质上却是一种特殊方式的政治活动。在辽代,嫩江和洮儿河交汇处一带成为辽国君臣每年春天的临时办公地点。辽国皇帝把春捺钵设在这里,体现了对这一带的看重。

[SITESERVER_PAGE]

    郭尔罗斯草原曾是契丹民族的游牧地,当冬尽春归,大地复苏的季节回归北方,这片土地上丰富的水资源为驰骋在马背上的契丹民族捕鱼和猎雁提供了充分的物质保障。由于冬季捕鱼易于保存和运输,这种凿冰捕鱼的游牧习俗,就在这片土地上流传了千百年。

 

    亘古未变的是如期而至的四时更替,一年中,12月下旬到次年春节前的一段时间,始终是东北渔民进行大规模冬季捕鱼作业的黄金时间。位于吉林省松原市的查干湖是我国十大淡水湖之一,这里一直保持着源于史前,盛于辽金的渔猎文明。每到年终岁末,这里都会举行一场让人大开眼界的冬捕活动。当地渔民要在“渔把头”的带领下,在结冻的冰层上凿出冰眼,然后穿杆引线,下网收绳,在众人期待的眼神和欢呼声中,把裹着鱼儿的大网从冰层之下拖出水面……

 

    这个流传了千百年的冬捕仪式表达着东北人民对美好生活的祈愿和对自然恩惠的感激,它也体现了人与自然应当和谐共生的思想。契丹人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创造的捺钵文化,成为了松原境内人类文明史的一个高峰,从而也造就了一个永恒的历史坐标。

[SITESERVER_PAGE]

捺钵之城——长春州

    从松原市向北约50公里,还存在着一处约1300公尺见方的夯土古城墙,在古城墙的外缘,甚至还存留着五六米深的壕壑,这座古城就是辽金重镇塔虎城遗址。在考古界,人们一般认为,塔虎城就是辽史上著名的长春州。

 

    长春州设置于辽圣宗在位时期,在此期间,辽宋两国的历史上发生了著名的“澶渊之盟”,此后,大辽国的南线换来了相对稳定的疆界与和平。与此同时,与辽国相邻的女真、室韦诸部,成了它的心腹之患。长春州是因捺钵而设,它的出现有着重要的军事意义。作为一座捺钵之城,长春州成为辽国边城的军事要塞和军事基地,也成为契丹人生活与后勤方面的保障。同时,它还因其直属于延庆宫而显示出极为特殊的属性。

[SITESERVER_PAGE]

雄才大略的一代草原英主——耶律阿保机

 

    辽太祖耶律阿保机是一位有为之君。经过多年征战,它将北方各族统一在自己的政权统治之下,并创建起幅员广阔、雄踞北方的大辽国。已经登上皇帝之位的阿保机敏锐地注意到由于疆域广阔而带来的诸多政治问题,当国境逐步变大后,西部草原上新征服的奚族、室韦族无法习惯耕种;而归降投奔的汉人,也很难适应牧民的生活。于是他创造性地设置了两套平行的行政机构——北面官“以国制治契丹”,南面官“以汉制待汉人”,在同一个皇权体系中,两套官制可以并行不悖,这充分体现出阿保机作为一代草原雄主的大智慧。

    由于把阿保机大量的汉人、渤海人移入今天的吉林省西部地区,使这一带的农业和手工业得到很大程度的发展,形成了“农谷充羡”、“沛然有余”的局面。从遗留下来的文物看,辽国的治炼技术、陶瓷工艺,甚至可以和中原相媲美。

[SITESERVER_PAGE]

    辽太祖耶律阿保机以其博大开放的政治胸襟促进了南北民族的融合,他博采众民族文化之长,兼收并蓄,创造出了多源合流的辽文化,从而推动了北方草原经济的发展,也加速了契丹社会形态的飞跃,为辽政权一度雄踞北方二百余年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辽朝的文化体现出北方游牧文化与高度发展的汉文化之间互相影响、吸收,两者相得益彰,取得了共同的发展。辽国境内契丹、汉族和其他各族人民,共同创造和发展了以汉文化为核心、又带有草原文化特点和时代特色的辽文化。它不光促进了契丹民族的发展,同时也丰富、发展了中华民族的历史文化。

 

 

 

 

 

 

 

 

 

 

 (注:本文所配图片来自网络)

 

便民服务
友情链接
   中国网信网    中国广播网吉林分网    中国日报网吉林频道    三项学习教育    北京广播网    国际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