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腈纶的“普通”和“不普通”

作者:商越洋    编辑:潘文硕    来源:本台全媒体资讯中心    2019-04-27 20:24

分享

说起腈纶,大多数人并不觉得新鲜。在吉林化纤集团吉盟公司蹲点采访的时候,一进门的玻璃展柜里摆着不少腈纶制成的服装鞋帽,同行的摄影、摄像记者都没有停下脚步——的确,像这样材质的衣服在商场里随处可见。

可是,当我们走进吉盟公司的纺丝车间,大家纷纷举起了手里的摄像机、照相机和手机。现场12条毛条制条生产线上几乎看不到人,机械手上下翻飞,不一会儿,体积巨大的腈纶毛球就被规规矩矩地自动打包装车了。车间主任谢大鑫:“我们这个毛球是从前边生产过来、转过来的,16公斤一个球。原来传统的基本都是女同志,她得把这16公斤的球拿去包装、码成垛,再由男同志把它装到这种车、然后推到打包机。而我们把这些环节全部取消。”

在纺丝车间里走这一遭,让我们一下子找到了管中窥豹的感觉。在吉林化纤旗下另一大腈纶生产企业——奇峰公司,总经理杨雪峰讲起了腈纶生产初期的经历,听起来颇有些“刀耕火种”的意味。虽然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腈纶生产国,但是生产设备和工艺技术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都是依靠国外的:“最基础的产品是三大类:丝束、短纤和毛条,总体来说可以这么划分:一个是棉型,一个是毛型,棉型就像代替棉花那种,毛型就代替羊毛。我们是98年投产么,我们这个腈纶也都是常规化的产品比较多。”记者:“像您说的三大类。”“对,三大类。咱们国家腈纶全是引进的,国产自己发明的很少。”

思路的变化出现在近十年。市场竞争推着人往前走,作为行业的“领头羊”,总不能一直被别人牵着鼻子、做别人也能做的事。尽管作为外行的我们并不能完全理解,研发过程有多艰苦、产品推广有多复杂,但我们可以看到的是,30多个差别化腈纶品种就这样陆续诞生了;当我把一个个新产品的“生日”罗列起来,更能直观地感受到产品开发速度在与日俱增。特别是近几年,几乎每一年都会推出一款差别化产品。杨雪峰:“我给你举例子吧,一个是高附加值的产品,像1D的抗起球(纤维),跟常规产品的差价是2000一吨,我们预计今年大概能卖3000吨左右,那它就是跟常规的比600万额外的利润了。第二个就是什么呢,环保的产品。环保产品像有色的,我们在线就把颜色给染好了,客户染的时候他有废水,我在线染没有废料。这样的话客户没有了环保风险,直接就纺纱就织布了。”

腈纶生产从依靠外援到自主奋斗、从初出茅庐到独占鳌头,吉林化纤赢的是面子、赢的是底气。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在我国规模最大的腈纶生产企业——吉林化纤,一起感受腈纶的“普通”和“不普通”。

现如今,全世界每生产出五吨腈纶,就有一吨出自吉林化纤;速染纤维、华绒纤维、醋青纤维等更是企业独一无二的专有产品,填补了国内外空白。杨雪峰说,这叫“手里有粮、心里不慌”,就连和客户见面时的场面也不一样了:“现在我们到客户群里头一走,他们往往就是直接问我们,今年又搞什么新产品了?他特别想用我的新产品,完了他做出来一个差别化,他才能比别人卖得好一点。”记者:“那这个跟以前就不一样了吧?现在他们的主动性会更强一点。”“嗯。过去我们自己推的成分大,现在下游询问的也比较多。另外他还给我们提建议,他提这种需求,我们就给他们研发。”

杨雪峰说,现在,吉林化纤的人在逛商场的时候,首先关注的不是衣服好不好看,而是看服装的成分标签:“看了腈纶的我特别感兴趣,这是一个专业的习惯吧。看了腈纶我多研究研究,这有可能是哪个品种、哪个规格的?我们能不能做成这样、或者这个是不是有可能是我们的纤维?现在保暖内衣用70%的腈纶加30%的莫代尔保暖性能是最好的,有很多这70%全是我的纤维,确实做的好。”

采访结束,当我再次看到衣服的成分标签上写着“腈纶”两个字,忽然觉得它不再普通了。

便民服务
友情链接
   人民网    新华网    新华网吉林分网    央广网    央广网吉林频道    中国广播